92k言情小說網歡迎您,您可以選擇[登錄]或者[注冊新用戶]!

92k言情小說網

搜小說
溫馨提醒:“92k言情小說網”無彈窗廣告,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第五百五十章 舌戰群儒

作者:巫九
    “這么快就有結果了”林凡雙眼一亮。

    鄭光明緩緩說道“五個劍派的人,派遣了手下的各路高手前來,其實是為了滄劍派中的劍蘊。”

    劍蘊

    林凡楞了一下,他倒是知道劍蘊這東西。

    劍蘊是劍修強者,達到一個很頂尖的層次后,在臨時之前,所留下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股劍蘊,蘊含著這個頂尖強者對劍道的感悟,理解。

    世上之所以有天賦之分,很大一部分原因便在于,一個東西,天才能快速領悟,而不是天才的人,或許要花一個月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天才的修煉速度,自然比普通人更快。

    比如像李長安那個妖孽般的天才,即便是什么也不干,天天吃喝玩樂,修為都會自動增漲。

    瓶頸對于他而言,也如無物一般。

    而劍蘊中,所蘊含的劍道感悟,理解,便是給普通人成為天才。

    天才成為更天才的東西。

    若是傳承了這道劍蘊,領悟其中的劍道。

    想到這,林凡面色沉了下來,問道“這些人,就是沖著劍蘊來的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鄭光明點頭,說道“這道劍蘊,是滄劍派五百年前的第一高手,伏虛所留下,據傳這伏虛境界,當初已經達到了陸地神仙的境界,他留下的劍蘊,足以讓無數人爭搶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,林凡有些奇怪“既然如此,五百年過去了,這道劍蘊為何還在滄劍派中”

    按理說,這樣的好東西,滄劍派或許早就拿來培養下面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鄭光明說“從探聽來的消息中,這道劍蘊,每隔一百年,都會在滄劍派的劍塔中蘇醒一次,只有得到伏虛劍蘊認可之人,才能繼承,可這么多年過去,卻沒有人達標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誰傳出的風聲,說約在七天之后,便是劍蘊再一次蘇醒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聽著鄭光明的話,林凡頓時明白了過來。

    當初石中杰想要讓自己兒子石風拜入滄劍派,恐怕便是想讓自己兒子得到這股劍蘊的傳承。

    這樣的好東西,即便石風這樣不是劍修的人,都想盡辦法,想要得到。

    更別說劍修了。

    林凡也明白為何師父不想讓自己摻和這件事了。

    五大劍派得到消息,恐怕誰都不會輕易的放棄,或許會聯手去滄劍派搶奪這股劍蘊。

    自己才剛回江南省成為府座,師父肯定也是擔心自己被牽連進去。

    林凡微微搖頭,臉上露出苦笑之色,說道“這老東西,還真是有些見外啊。”

    聽著林凡的話,鄭光明道“另,另外還有個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說。”林凡道。

    “五大劍派的掌權人,在大約一個小時前,去了滄劍派。”鄭光明說“恐怕是想逼容云鶴交出這道劍蘊。”

    “讓車隊改路,不回江南省了,去滄劍派山門。”林凡聽到這個消息,果斷的說道。

    鄭光明想要勸說“府座,這畢竟是他們門派之爭,我們作為十方叢林,這樣貿然插手,不合規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規矩,我師父讓人給欺負了,我還不能帶人去干架了”林凡道“趕緊,去滄劍派。”

    滄劍派山門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容云鶴臉上帶著的淡淡的笑容,坐在大殿的上方。

    下面則坐著五個人。

    玄冥劍派掌門,蘇千絕

    劍游宮宮主,譚月。

    烈陽劍派掌門高一凌。

    星月劍派掌門,程新月。

    藏劍谷谷主,歐陽成。

    這五人臉上帶著笑容,和容云鶴隨便閑聊著。

    雖然玄冥劍派和另外四人有仇,但此時他們也是為一個目的來的,那道傳說中的劍蘊

    要說起來,這四派當初進攻玄冥劍派,可是被蘇千絕給坑慘了。

    門派內高手被當地妖人組織攻擊,死傷慘重。

    如今也算是勉強緩過一口勁。

    更是對滄劍派的這道劍蘊虎視眈眈。

    他們繼續培養出一個頂尖高手來坐鎮門派。

    容云鶴坐在上方,端著茶,和五人聊著家長里短。

    “五位這突然駕到,也沒有提前通知一聲,倒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。”容云鶴笑道“我們后山的風景不錯,明日我帶五位去散散步,然后親自送各位下山。”

    高一凌笑著說“容掌門,你是不歡迎我們嗎這才剛來,就想趕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容云鶴一臉惶恐的說“這怎么敢,五位的到來,這是蓬蓽生輝啊。”

    歐陽成年齡大,坐在那里,頗為老成,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“容掌門,說起來,滄劍派五百年前那位伏虛前輩,還真是讓人欽佩”

    “沒啥好欽佩的。”容云鶴道“還不是一個肩膀扛個腦袋,對吧。”

    他心想,這老狐貍,想把話題帶到劍蘊上面門都沒有。

    譚月說“聽說滄劍派的劍塔里面有”

    “謠言可謂啊。”容云鶴說道“現在外面正傳譚月宮主和高掌門有一腿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”

    高一凌皺眉“一派胡言”

    容云鶴笑道“所以說,謠言可謂啊。”

    程新月此時說道“容掌門,據說劍蘊這東西”

    “劍蘊什么劍蘊,我從沒聽說過。”容云鶴腦袋搖了起來“在下學識淺薄,不如各位給我說一下什么是劍蘊”

    真特么不要臉。

    眾人心想,你可是滄劍派掌門啊還能不知道劍蘊嗎

    他們想要提出一個話題,聊到劍蘊上面。

    結果容云鶴的這張嘴,猶如泥鰍一樣,滑得很。

    什么話題都被他給避開了。

    蘇千絕沉著臉,說道“容兄,說起來我們二人還差點結成了親家,聽聞你們滄劍派五百年前,伏虛前輩留下了一道劍蘊。”

    容云鶴道“親家啊,謠言,這絕對是謠言。”

    “可”蘇千絕準備說話。

    容云鶴道“都喊親家了,你難道還信不過親家我的為人嗎”

    容云鶴臉上的表情仿佛在說,難道我這個親家說的話,還不如謠言

    這王八蛋。

    五人有些無語,容云鶴這張嘴皮子,毫無破綻,讓他們無處下手啊

    容云鶴笑容滿面,坐在那里,面對五人,一副舌戰群儒的做派。

上一章 返回章節目錄 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
极速赛车为什么开奖不一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