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k言情小說網歡迎您,您可以選擇[登錄]或者[注冊新用戶]!

92k言情小說網

搜小說
溫馨提醒:“92k言情小說網”無彈窗廣告,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正文 第三三十章 受傷歸來

作者:清幽孤影
    此時,月明星稀,柔和的月色驅散了黑夜的暗沉,微風拂過柔軟的銀灰色的窗簾,一道高大挺拔的黑影肅然凌立,如水的月光透過掀起的窗簾,斜灑在他身上,一時讓他憑添幾分孤寂。

    “干爹。”

    寶寶站在凌澤夜身后,瞪著一雙大眼睛盯著那道一動也不動的身影,心里閃過一抹疑惑,十天前,他將自己送到凌宅交托給福伯后就出去了,這些天除了晚上,他都沒怎么和他踫面,當然還有清姨,聽說是去執行任務去了,歸期不明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凌澤夜沒有轉身,依舊保持著那個動作。

    “干爹,清姨什么時候回來?”

    “應該就在這幾天了,怎么了?”凌澤夜淡淡的回了一句,問道,那天給她打了個電話過去,她說她走不開,沒時間回來,讓他先照料著寶寶,還有也抽不出時間去見煒,讓他去和煒打個招呼,軍演后再去找他,想來應該是碰到棘手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怕我等不到清姨回來的那天,沒見到清姨心里有些不甘呢。”昨天晚上和媽咪通電話了,她那邊的事處理的差不多了,應該也就一兩天的事,她說等她回來,要看到他安然無恙的站在她面前,他知道媽咪這一次怕是真的生氣了,若不是實在走不開,她一定會立馬追到這里來,所以他必須在媽咪回去之前趕回家!只是可惜了,他本以為這一次會見到那個人,誰知來這的第二天就得到消息,那個人已經離開S市了,也就是說,他這一次的行動一事無成,且連清姨的面都沒見到過!

    凌澤夜轉身,微垂著眼簾,一雙暗黑的眸子瞄著才堪堪到他腰部的寶寶,低低的開口,“要離開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的飛機。”寶寶咬咬嘴唇,臉上閃過一絲不舍的表情,他很喜歡這里,雖然干爹他看著很冷漠,可是他對他真的是很好呢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派人送你到家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到了那邊會有人來接我。”寶寶搖頭,語氣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“干爹,最后給你一個忠告,以后少插手龍門的事,清姨的稟性你應該清楚,你做的事她不會喜歡的!”

    他沒想到龍門最神秘的門主夜梟竟然就是眼前這個人,他也只是“不小心”聽到了他的電話才知道的,這些年龍門勢力越來越強大,眼前的人可謂是功不可沒,想當初龍門已是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,是眼前的人憑空出現力挽狂瀾,將龍門從深淵中解救出來!

    說起龍門,怕是沒幾個人沒聽說過!龍門是個亦正亦邪的組織,黑道上的人忌它三分,白道上的人也對它禮讓三分,它是真正的軍火王國,底下兵工廠數不勝數,分分秒秒間就能生產世上最先進的武器,龍門勢力分布世界每一個角落,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它的總部在哪,龍門四首領的名號響徹八方,其中老狐與黑鷹一直以來都很少出現,眾人對他們知之甚少,真正令人懼怕的夜梟與邪!

    “知道的倒是挺多啊!”凌澤夜俊美的臉上掛著一抹冷笑,忽而話鋒一轉,淡淡的問道:“王義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干爹呀!”寶寶抓了抓一頭簡短的墨發,撇了撇嘴,在心里暗自冷哼一聲,調查他!這干爹防心真大!

    是的,在寶寶來這的第一天他就派人去調查了他,雖然一開始就知道寶寶的身份不一般,可當資料送到他手上的時候他也是狠狠地怔了一下,他與醫界圣手王義的竟然有著匪淺的關系!還有那個叫avril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突然,細微開門聲響起,聽覺十分靈敏的凌澤夜抬頭往門口看去,一抹瘦削的軍綠色身影出現在他視線內,幾天不見,她似乎又瘦了不少,臉色隱隱有些蒼白,一身肅殺的氣息還未完全褪去。

    “是清姨回來了!”寶寶也看了過去,小臉閃過一絲激動,小小身子快速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清姨,你回來了?”

    疲憊萬分的容清影只覺一個小身影飛速地撞進她懷里,定眼一看,先是愣了一下,半晌才反應過來,微蹲著身子,將他拉離自己,嘶啞著聲音問道:“你是寶寶?”

    此時容清影剛從軍區回來,她幸不辱命,還是贏了古然,只是這次軍演用了將近四天,特戰隊里的人果然都不是吃素的,一上來就實行了“斬首行動”,好在她是狙擊手,處事本來就謹慎,而且對特戰隊也有一定的了解,這才讓他們針對她的行動落空了,經過四天的圍追阻擋,新兵連到最后幾乎就只剩十來號人,當然那都是新兵中的精英了,后來她干脆就來了個反斬首行動,十幾個人摸到特戰隊的營地,直接爆了古然及特戰隊的幾位領導,這才贏了全局,經歷了如此高強度的軍演,讓容清影有點吃不消了,回到軍區報告了一下戰果后,容司令給她放了三天假,所以她就飛車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,清姨,寶寶還以為這次見不到你了呢,寶寶明天要回美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來了?”凌澤夜緩步走了過來,犀利如利劍般的黑眸落在她身上,眉頭皺了皺,淡漠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這些日子謝謝你照顧寶寶。”容清影站直身子,直視著他,輕聲道。

    “你受傷了!”凌澤夜肯定的說道,剛才就覺得她的臉色不正常,現在離的近了,他有嗅到她身上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聞言,容清影詫異的看了他一眼,也不否認,點頭道:“嗯,小傷而已,不礙事!”在樹林躲閃的時候,一不小心讓樹枝割了一下,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不淺的口子,當時她也就胡亂的包扎了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“清姨,你哪受傷了?我看看。”寶寶適時的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已經處理了,不用擔心!”容清影摸了摸他柔軟的黑發,清眸流光溢彩,越看這孩子她就越喜歡,總覺得他很像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梳洗一下,你照顧他。”容清影留下這么一句,便抬腳往樓上走去,很快就消失在兩人視線中。

    看著她急步匆匆地消失在樓梯口,凌澤夜冷眸微微瞇起,總感覺她有點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干爹,清姨這么晚才回來肚子肯定餓了,你去做飯給她吃,你知道的,吳媽還沒回來呢,我上去看看她的傷怎么樣了,王干爹有教過我醫術。”寶寶笑嘻嘻的道,還記得昨天吳媽因為家里臨時出了點事,跟干爹請假后,家里就沒人做飯了,福伯大老粗一個,根本不會做飯,然后阿迪叔叔又不在,他都快餓死了,剛好干爹回來了,他什么也沒說就進廚房給他去做飯了,想不到干爹廚藝那么棒!

    凌澤夜神色很平淡,冷然道:“知道醫療箱在哪嗎?”

    “知道!干爹,要快點哦,多煮點,寶寶要吃宵夜。”寶寶飛快的點了點頭,然后邁著小短腳上樓去了。

    而凌澤夜則是不急不緩的往廚房走去,做飯而已,沒什么大不了,以前一個人在外面,他都是自己動手的,他不喜歡吃外賣,久而久之廚藝就出來了。

    一個小時后,一大一小從樓上下來,容清影穿著一件淡灰色的睡袍,長發散落在肩上,還帶著點濕潤,估計是剛洗了個頭,左手牽著寶寶,而寶寶帥氣的小臉上卻帶有些許擔憂,剛才他看了清姨手上的傷口,還挺深的,估計就算好了也會留道疤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下來了?”

    低沉的男音響起,容清影尋聲看去,凌澤夜手里正端著一道菜往廚房里走出來,臉色還是淡淡的,不喜不悲,容清影驚愕的看著他,剛才寶寶跟她說凌澤夜在做飯她還不信,總感覺像他這種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少爺根本就不會做這些事,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在做飯,而且看著也不賴,就是不知道嘗起來怎么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很驚訝?”凌澤夜抿唇,將手中的菜放到餐桌上,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有點!吳媽呢?”容清影淡然點頭,隨即問道。

    “請假回家了,過來吃吧,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,隨便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清姨,快點過去吃吧,干爹做飯可好吃了,比我媽咪做的還要好吃!干爹,清姨傷在右手,你幫她盛飯!”說著寶寶便推著容清影往餐桌走去。

    聽了這話,容清影哭笑不得,有些郁悶的開口道:“寶寶,我有那么脆弱么?就一點小傷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小個p!清姨,要是再劃深一點,你那只手臂就甭想要了!你能不能不要讓我們為你操心!你好歹也是個大人了,自己的身體什么情況你不知道嘛!”寶寶翻著白眼,小大人似的斥責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!真是人小鬼大!對了,寶寶,你叫什么名字?”額頭閃過一道道黑線,容清影忽然問道,這么久了,她只知道他叫寶寶,連他姓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清姨,寶寶就是我的名字,媽咪說我是她的心肝寶貝,就給我取了個歐陽寶貝,可是我不喜歡,就改成了歐陽寶寶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章節目錄 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
极速赛车为什么开奖不一样